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人物 > 正文

他不是药神 是被医药费拖垮的中国中产

时间:2018-07-04 11:24:34 来源:本站 阅读:3406194次

  领导,我求求你,别再查“假药”了行么?这药假不假,我们这些吃的人还不知道么?

  我吃了三年正版药,房子吃没了,家也吃垮了。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便宜药,可你们非说这是“假药”。不吃药,我们就只能等死。

  我不想死,我想活着。

  一位患有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慢粒白血病)的老妇人,对警察痛苦又无奈地哀求着。这段场景对白,正出自近期还未正式上映,就已口碑爆棚的电影——《我不是药神》。

  徐峥饰演的印度神油店老板程勇,同许多正在与“中年危机”抵抗的中年男人一样,一直过着平凡又不算顺心的生活。

  直到一位慢粒白血病患者的意外到访,程勇的人生随之开启了重大转折。

  慢粒白血病,是一种血液癌症,需要依靠长期服用抗癌药物以维持生命。但正版药费用太过昂贵,长期服用的费用普通人根本难以承受。

  但印度有一款仿制药物,不仅价格是正版的1/20,疗效也基本无异。但由于国内并未审批,患者只能自己偷偷寻求代购途径。

  这让程勇发掘了商机,他靠着代购这款“仿制药”,从一个交不起房租的男性保健品商贩,一跃成为印度仿制药格列宁的独家代理商。收获巨额利润的他,被病患们冠以“药神”的称号。

  而原本只想赚取暴利的程勇,却在和病患、制药厂、警察的周旋过程中,陷入一场关于救赎的拉锯战…。。。

  影片中的慢粒白血病患者,无一不是“拼了命去求生”。徐峥在影片里,有一句对警察的怒斥,令人动容:他只有20岁,想活命,有什么罪?

  相较于它的中文片名《我不是药神》,Dying to survive的英文译名才真正戳中了我,也戳穿了我们真实的生存痛点。

  这部电影有一段字幕声明,强调故事纯属艺术创作,与真实事件无关。但其实很多人都清楚,这部电影同《达拉斯买家俱乐部》一样,都有现实中的原型。

  程勇的原型就是曾经轰动一时的“药侠”陆勇。

  “陆勇的故事建立在格列卫的仿制药之上。”《智族GQ》在一年多前,就曾对陆勇及陆勇代售的药物进行过深入报道。

  格列卫是人类第一个分子靶向抗癌药,将慢粒白血病患者的五年生存率提升至90%以上。药也是一门利润惊人的生意,瑞士诺华公司的格列卫年销售额将近50亿美金,延续高溢价的策略,美国市场价格曾7年内翻了两倍,中国的市场价格至今(注:2017年)为23500元一盒。对于癌症患者而言,他们别无选择。

  34岁那年,陆勇确诊慢性粒细胞白血病,他曾服用了两年抗癌药物格列卫,花费近60万。这让原本家底并不算差的他,也感受到了巨大的经济压力。

  他开始搜索能够替代的仿制药,在自己不断尝试服用后,陆勇自认“印度格列宁”与正版药药效相同,尔后开始向其他病友推荐,托他代购的人也随之越来越多。

  2015年1月10日,陆勇因“涉嫌妨碍信用卡管理罪和销售假药罪”,在首都机场被捕。但7天后,司法机关向法院撤回起诉。1月29日,陆勇获释。

  2015年3月18日的《锵锵三人行》里,许子东评价陆勇更像是《达拉斯买家俱乐部》的主角,而陆勇却认为自己的故事比那部电影里更为复杂,因为他还经历了曲折的司法过程。

  窦文涛在那期《锵锵三人行》的现场,念了《对陆勇决定不起诉的释法说理书》,引起许多人的感慨和共鸣——

  大家对这个《对陆勇决定不起诉的释法说理书》的评价很高,认为它体现了司法理性和人文关怀。

  说理书中提到,因为江苏无锡慢粒白血病患者陆勇的行为,自己本身是白血病患者而寻求维持生命的药品。他所帮助的买药者全部是白血病患者,而没有任何为营利而从事销售或者中介等经营药品的人员。

  他对白血病病友群体提供的帮助是无偿的。在国内市场合法的抗癌药品昂贵的情况下,陆勇的行为客观上惠及了白血病患者。尽管违反了国家对信用卡的管理秩序,但是他的行为的实际危害程度,相对于白血病群体的生命权和健康权而言,是难以相题并论的。

  如果不顾及后者而片面地将陆勇在主观、客观上都惠及白血病患者的行为认定为犯罪,显然有悖于司法为民的价值观,决定不予以起诉。

  尽管对于陆勇案至今仍然存在着许多争议,譬如法律该不该夹杂人情,陆勇所代售的印度仿制药还存在着假药或劣质药的疑点,但从《我不是药神》和陆勇案中,我们能够感受到,真正扎中人心的其实是众多家庭被昂贵的医药费和看病难所拖垮的生存之痛。

  不知道有多少人还记得年初那篇刷爆朋友圈的《流感下的北京中年》,即使是平时被视作殷实的中产家庭,也在突如其来的病痛面前无力无措,因病倾家荡产的真实案例绝不在少数。2015年还有一期《锵锵三人行》,窦文涛、梁文道、冯唐就曾讨论过中国中产是如何被医药费拖垮的,闲情逸致对中国人而言是多么奢侈的一件事。

  GDP的17.8%还是18%来着,具体数字我记不太清楚了,但一定是15%以上。前几年有数字是17.8%,具体忘哪一年了。资金花在医疗上,美国的GDP比中国要大嘛,对吧?原来是大两倍,现在可能不到两倍了,中国6%都不到,曾经还百分之四点几。

  那如果是急症,在某些时候穷、重症,国家是不能放弃治疗的,医院是不能放弃治疗的。你该怎么治还得怎么治,给你窦文涛得怎么治,给你窦ABC也得怎么治,但不见得说是最好的制度。

  窦文涛:对,你知道我们说邳州的这个案例,当地官方就讲,第一不是我们本地人,越境遗弃。再一个,你骂老人的家里人,老人还真未必就一定是孩子扔的,有可能是机构扔的。

  梁文道:有可能是养老院。

  窦文涛:有可能是养老院将他遗弃到荒郊野外的。

  梁文道:不过你刚刚讲挣钱有道理这事儿,我又想说一下,你刚刚讲工作、休闲这个关系。

  冯唐中间提到工作和休闲二分是不对的,我就忽然想起来这个有道理。为什么?因为我们看马克思开始谈阶级问题,谈劳苦大众。劳苦大众这个观念很有意思,就是我们中国人自古以来都知道种地不容易,粒粒皆辛苦。

  但是从来没有个概念叫劳苦大众,欧洲也一样,别的国家也一样,这是为什么呢?有些学者就说这是一个资本主义产物。什么意思呢?就是以前大家工作苦则苦矣,但那个苦不太一样,为什么呢?我们看一个东西吧,就是以前的中古时代,中国也好,欧美也好,我们是没有所谓放假的观念的。

  比如想象一下,两三百年前,中国人礼拜六、礼拜天放假,周休二日吗?不,没这回事。你该干活还干活,那以前人不都累死,假都没得放。可事实上也没有累死,也不见得就比现在累。那是为什么?就是当时它整个工作跟休闲是糅合在一起了。

  窦文涛:对,工作和休闲糅合到一起了。

  梁文道:当你说我们需要“闲”的时候,这恰恰说明什么?“闲”是什么人在想的呢?就是当你过度负债,工作压力太大,你才开始想“闲”。

  所以以前中国人讲“闲”的是什么人呢?无疑都是士大夫阶层。

  窦文涛:按那个时候的人性来说,现在的人都是精神病,精神分裂症。因为就像现代资本主义的这种方式,要求你在短期内完全集中做一个动作。你看卓别林最典型,马克思后来就讲了一个概念,人的异化,就是人一变成工具,他在这个时候其实就不是人了,他是非人的。所以我就觉得马克思讲人的异化,非常有意思,你变成了另一种人。

(责任编辑:DF207)

摘要:闻香识女人迅雷下载,闻香识女人 下载,闻香杯,纹银,武汉停水通知,武汉停水,武汉天河机场
顶一下
踩一下
TAGS标签:闻香识女人迅雷下载,闻香识女人 下载,闻香杯,纹银,武汉停水通知,武汉停水,武汉天河机场